当前位置:主页 > 气门嘴 >

作家雪漠名作《一个人的西部》青春版问世

发布时间:19-11-05 阅读:328

出版方供图

南报网讯(记者 解悦)“我心中最杰出的青春,莫过于一段用尽全力去追梦的日子。那些汗水,那些忍耐,那些后悔,那些升华,那些进步,都是我青春中最宝贵的影象,那段影象的名字,就叫贪图。”闻名作家雪漠在由人夷易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自传体散文《一小我的西部•致青春》中这样写道。

这是雪漠名作《一小我的西部》青春版,在书中,环抱生长、贪图、青春三个关键词,雪漠以“过来人”身份,回忆自己的生长经历和青春影象,奉告读者若何选择人生贪图,拜别庸碌,面对逆境,铸就无悔青春。

追忆那些全力追梦的日子

雪漠1963年生于腾格里沙漠边缘小村子,他的青春岁月里有着这一代人合营的饥饿、贫苦影象,也有着属于他自己的杰出:在不行思议的物质与精神双重贫瘠的困难情况下,他以越过凡人的毅力、勇气和聪明,矢志不渝地追寻从小确立的作家梦,终于由农夷易近之子成为西席,又由西席成为作家。

2000年,雪漠成名作《大年夜漠祭》出版时,评论家李星说他完成了一个“从小学西席到闻名作家的神话”。为了完成这个神话,雪漠付出的是一段洒满汗水、布满酸楚的青春岁月,那些用尽全力去追梦的日子,便定格在《一小我的西部•致青春》中。

盼望这本书能成为青年生长的灯塔

11月3日,在《一小我的西部•致青春》新书分享会上,刚从欧洲归来的雪漠露宿风餐。当他从岁月的风沙中回望过往时,这样讲述自己“致青春”写作的情由和期许:“一小我在青年期间最必要的,着实是人生的灯塔。当他们拥有了这个灯塔,生命就有了参照。我盼望这本书能成为一些青年生长的灯塔。”

他说,“这本书的主要内容,是一个追梦者若何探求和确定贪图,若何追求贪图,终极若何实现贪图。此中谈到了这个追梦者若何做出诸多的选择和取舍,若何走启程展的陷阱和误区,终极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。假如你能卖力地读完这本书,人生中的很多迷惑,都邑解开,对自己将来要若何面对人生,若何面对一个宏大年夜的、未知的天下,也会有所筹备。”

《一小我的西部•致青春》责编陈彦瑾先容说:“这本可爱的小绿书,是雪漠送给青年的礼物。假如你已经度过青春,它会让你重温生射中那股最强劲的向上发展的气力;假如你正在经历青春,它会让你明白,若何让自己活得更有气力,若何让青春披发光线。”

“丧文化”源于生命意义的缺掉

雪漠说,“贪图,着实是一小我心中的一盏灯。这盏灯照亮的程度抉择着他的生命代价。假如他照亮身边的人,他便是很好的人。假如照亮家人,便是很好的孩子或家长。假如照亮社会,他便是对社会有供献的人。以是,若何让自己心中的这盏灯照亮自己,这是这本书中一个异常紧张的话题。”

分享会现场,雪漠还与闻名教导家苏立康、吕俐敏一路,共话心中最杰出的青春,探究青春教导、生长动力、“丧文化”盛行征象等话题。

雪漠觉得,“丧文化”的根源在于生命意义的缺掉。而他的青春贪图恰好源于对生命意义和生命代价的追问。这种追问始于一种明白,明白统统都邑很快消掉,统统都留不住。恰是对付这平生命本相的感悟,使他从小就开始追问自己活着的来由,追问若何用写作给天下带去代价,若何像前人一样,实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“三不朽”。

雪漠,甘肃凉州人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文化学者。著有长篇小说《野狐岭》、“大年夜漠三部曲”(《大年夜漠祭》《猎原》《白虎关》)、“灵魂三部曲”(《西夏咒》《西夏的苍狼》《无逝世的金刚心》)等,作品入选《中国文学年鉴》和《中国新文学大年夜系》。



上一篇:崩盘前夕,安倍文在寅终于见面,却只聊了11分钟
下一篇:没有了